• <sub id="8vwgb"><kbd id="8vwgb"></kbd></sub>
    <u id="8vwgb"><dl id="8vwgb"><dfn id="8vwgb"></dfn></dl></u><mark id="8vwgb"><noframes id="8vwgb"><b id="8vwgb"></b></noframes></mark>
    <b id="8vwgb"><address id="8vwgb"></address></b>

      <rp id="8vwgb"><legend id="8vwgb"><tt id="8vwgb"></tt></legend></rp>
    1. <sub id="8vwgb"><dl id="8vwgb"><dfn id="8vwgb"></dfn></dl></sub>
      <source id="8vwgb"><noframes id="8vwgb"></noframes></source>

    2.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本站公告
      浙江省人民政府關于2020年度省級預算執行和全省其他財政收支的審計工作報告
      時間:2021-08-05 09:08:30 來源:浙江省審計廳 瀏覽次數: 字號:[ ]

       

                                                                                   浙江省審計廳廳長  毛子榮

      主任、副主任、秘書長、各位委員:

      我受省政府委托,向省人大常委會報告2020年度省級預算執行和全省其他財政收支的審計情況,請予審議。

      根據審計法及相關規定,省審計廳組織對2020年度省級預算執行和全省其他財政收支情況進行了審計。全省各級審計機關認真貫徹黨中央、國務院和省委、省政府重大決策部署,聚焦主責主業,緊緊圍繞構建新發展格局和高質量發展、促進深化改革和風險防控、推動共同富裕和生態文明建設等方面開展審計監督,努力為忠實踐行“八八戰略”、奮力打造“重要窗口”,爭創社會主義現代化先行省,高質量發展建設共同富裕示范區提供強有力的審計保障。

      2020年6月至2021年5月,全省各級審計機關共組織完成審計和審計調查項目2131個,促進增收節支和挽回損失330.03億元,促進建立和完善規章制度936項,提出審計建議被采納7194條。

      審計結果表明,面對國內外形勢的深刻復雜變化特別是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在省委、省政府的堅強領導下,全省各級各部門忠實踐行“八八戰略”,奮力打造“重要窗口”,堅持“兩手硬、兩戰贏”,扎實做好“六穩”工作,全面落實“六保”任務,為發展聚力、為企業賦能、為小康增色、為治理提效,各項工作取得了新成效,省級財政預算執行情況總體良好,有力保障了經濟社會發展。

      一是貫徹重大決策部署扎實有力。實施人才強省、創新強省首位戰略,加快打造三個科創高地;實施第二批數字經濟財政專項激勵,積極推動制造業數字化轉型;建立長三角一體化發展財政政策體系,著力推進長三角一體化發展戰略實施;落實中央和省級資金182億元,統籌推進“四大建設”,加快構建省域、市域、城區“1小時交通圈”;全面推進鄉村振興戰略,圓滿完成低收入農戶高水平全面小康計劃。

      二是穩企業穩增長持續發力。大力保障疫情防控工作,全額補助確診和疑似患者醫療費用個人負擔部分,全省各級財政共撥付疫情防控資金120億元;及時出臺6類31條財政政策,支持率先推進復工復產;深入實施“五減”專項行動,全省累計兌現惠企財政政策補助支持資金2026億元、減稅降費4061億元;快速推進“兩直”資金直達基層,惠及小微企業和個體工商戶79萬戶。

      三是重點民生保障聚焦聚力。省級民生支出占一般公共預算支出比例達74.3%,規模及占比三年來逐年增加。強化就業扶持政策,出臺失業補助金和以工代訓補貼等幫扶制度;優先保障教育發展,全年教育支出占民生支出首位;推進醫保市級統籌,加大公共衛生、醫療保障省級轉移支付力度;推進養老保障擴面,完善失地農民保障機制。

      四是財政管理及體制改革不斷加力。堅持政府過緊日子,實施三輪壓減支出措施,全省累計壓減571億元,力度超過往年;推進預算編制管理改革,對8個部門和1個專項轉移支付資金試行“零”基預算編制;深化預算績效管理改革,出臺績效運行監控、成果應用等辦法;制定生態環境、教育、醫療衛生等領域財政事權和支出責任劃分改革方案,厘清省與市縣財政事權邊界。

      一、緊扣預算管理和財政政策執行審計情況

      (一)省級財政管理及決算草案審計情況。今年對省財政廳具體組織的2020年度省級預算執行和決算草案情況的審計結果表明,省財政廳認真貫徹財政政策,不斷深化財政管理改革,省級財政預算執行情況良好。審計發現的主要問題:

      1.預算編制和執行管理不夠嚴格。一是329個項目合計3.74億元未編入年初政府采購預算,涉及125家預算單位。二是11個項目結轉兩年以上的工程尾款9466萬元未及時收回和統籌使用。三是預算安排“引進外資激勵返還”等4項政策7.5億元,由于相關工作進度滯后等原因實際未執行。

      2.預算績效目標編制和審核不夠到位。新增省級部門1955個項目中有249個存在績效目標為空、績效目標與項目內容一致等情況,涉及金額16.45億元。如省福利彩票管理中心的“彩票市場調控資金”項目預算安排1503萬元,績效目標和項目內容完全一致且描述過于簡單。

      3.政府財務報告編制不夠全面準確。一是省級行政事業單位下屬的24家省級國有企業未按要求納入政府綜合財務報告合并范圍。二是2019年省級政府綜合財務報表因重復反映部門持有的長期股權投資,多計“長期投資”45.7億元;21個省級政府部門財務報表未采用正確核算方法,少計“長期股權投資”25.17億元。

      (二)省級部門預算執行審計情況。為有效擴大審計覆蓋面,今年對91家省級一級預算單位預算執行情況集中進行數據分析,并重點對11家單位進行全面審計、對19家單位進行分析疑點核查。審計結果表明,相關單位較好落實過緊日子要求,控制各項經費支出,預算執行情況總體良好。審計發現的主要問題:

      1.預算編制及執行不夠規范。一是省農科院等7家單位存在預算編制不夠精準、預算執行不夠規范等問題,涉及金額1.34億元。二是省商務廳等5家單位存在無預算、超預算列支費用,以及非稅收入未上繳財政等問題,涉及金額5462萬元。

      2.“三公”及會議培訓等制度執行不到位。一是省藥監局等6家單位存在車輛燃油費未按實列支等公車運行費管理不規范問題,涉及金額33萬元。二是省市場監管局等5家單位存在會議費、培訓費支出和管理不規范等問題,涉及金額589萬元。三是省信訪局等6家單位存在政府采購程序不規范、采購履約監管不力等問題,涉及金額5901萬元。

      3.往來款核算和資產管理不規范。一是省殘聯等5家單位往來賬款2.77億元掛賬3年以上未清理。二是省文化和旅游廳等8家單位存在資產未入賬、產權未辦理、賬實不符等問題,涉及金額4305萬元。

      (三)市縣財政決算審計情況。2020年組織對15個市縣2019年度財政決算的審計結果表明,各市縣持續推進財政管理改革,不斷加大財政扶持實體經濟發展力度,優化財政支出結構,提高民生保障水平。審計發現的主要問題:

      1.預決算編制和調整不規范。一是8個市縣向人大報送的財政預算、決算草案數據不完整。如臺州市報送的財政預算、決算草案未單獨反映本級重大政府投資項目9.5億元的預算安排和年度支出情況。二是7個市縣有194.48億元支出預算編制不夠細化。如舟山市預算草案中一般公共預算本級支出75.08億元未細化到單位和項目。三是9個市縣未在法定期限內調整預算。如湖州市吳興區在當年9月30日后仍為27家預算單位追加預算指標合計1078萬元。

      2.財政專戶管理使用不嚴格。一是3個市縣的財政專戶超范圍管理、核算其他資金,涉及金額37.63億元。如臺州市黃巖區4個財政專戶違規擴大核算使用范圍,涉及金額2.67億元。二是2個縣的4個財政專戶清理整頓不到位。如松陽縣將應撤銷的土地收益基金專戶、基建專戶并入其他賬戶管理、核算,至2019年底2個專戶余額1.61億元。三是3個縣違反國庫集中支付規定將35.05億元國庫資金轉入財政專戶。如永康市將33.5億元國庫資金違規轉入財政專戶。

      3.財政資金管理不到位。一是4個市縣未按規定開展公款競爭性存放,涉及金額58.26億元。如海鹽縣2.7億元財政資金未開展競爭性存放。二是8個市縣有15.13億元財政存量資金未及時上繳國庫或清理盤活。如臺州市2018年收回存量資金5.47億元未在2年內安排使用。三是3個市縣政府產業基金存在閑置,涉及金額19.47億元。如義烏市政府產業基金規模1.87億元,其中閑置1億元。

      (四)新增財政資金直達市縣基層直接惠企利民專項審計情況。2020年下半年兩次組織對10個市和73個縣的審計結果表明,我省高度重視“兩直”資金撥付,快速推進資金落實落地,有效促進了困難企業和居民的紓困。審計發現的主要問題:

      1.違規分配使用資金。10個縣違規將4.04億元“兩直”資金用于不符合政策的項目。如長興縣等3個縣將下達的4420萬元“兩直”資金違規用于以前年度已完工的項目。

      2.未按要求撥付資金。東陽市等27個市縣未將14.22億元“兩直”資金點對點撥付至最終收款單位。德清縣等2個市縣未將349萬元“兩直”資金按要求在1個月內批復下達到具體執行單位。

      3.資金監控及信息公開不到位。金華市金東區等28個市縣直達資金監控系統數據填報不及時、不準確。衢州市柯城區等7個市縣有14.58億元“兩直”資金分配使用等情況未按規定公開。

      (五)減稅降費政策落實審計情況。2020年對省級、11個市和60個縣的審計結果表明,各級政府積極落實大規模減稅降費政策,對促進全省實體經濟健康平穩發展起到了積極作用。審計發現的主要問題:

      1.執行稅費減免政策不到位。衢州市衢江區等9個縣未按要求降低城市基礎設施配套費收費標準,多收取費用1.18億元。湖州市等3個市縣3家單位未有效落實水電煤費用減免政策,涉及少減免金額608萬元。

      2.收取、清退涉企保證金不規范。臺州市黃巖區等4個市縣46個項目超標準收取涉企保證金1980萬元。永嘉縣等13個市縣有2.44億元涉企保證金未按規定及時清退。

      3.支付民營企業等工程款不及時。4個市縣未及時支付15個公共投資項目工程款2541萬元。

      二、緊扣構建新發展格局和高質量發展審計情況

      (一)構建雙循環擴內需促消費戰略推進專項審計調查情況。今年組織對省級、7個市和15個縣的審計調查結果表明,各級黨委、政府和相關部門圍繞構建國內國際雙循環新發展格局,在全國率先出臺一系列優惠扶持政策,努力優化消費環境。審計發現的主要問題:

      1.“放心消費建設”工作不夠到位。我省市場監管部門對“放心消費建設”培育對象動態管理不到位。如東陽市991家“無理由退貨承諾單位”中,有36家為不適用無理由退貨承諾的餐飲店,有25家為已關閉的商戶。

      2.新能源汽車充電設施利用率低。麗水市2017年為微公交配套建設的2379個充電樁,由于公司停運及接口不適配等原因均被閑置。溫州市2020年4月建成的22個公交充電站326個充電樁基本用于公交車夜間充電,日間不對社會開放。充電設施利用率低,影響了新能源汽車的推廣應用。

      3.消費流通領域財政專項資金管理不規范。一是資金撥付不及時。至2021年4月底,有1.76億元的省級電子商務創新發展試點專項資金和批零改造提升試點專項資金滯留在27個市縣財政部門。二是項目審核不嚴格。省級及常山縣等3個縣對驗收材料審核不嚴,造成“農商互聯農產品供應鏈建設”中央專項補助資金超標準、超范圍補助894萬元。

      (二)推進長三角一體化發展重大項目2020年計劃執行專項審計調查情況。今年組織對省級、6個市和1個縣的審計調查結果表明,各地各部門認真貫徹落實中央和我省決策部署,聚焦重點領域、重大項目攻堅克難,扎實推進長三角一體化發展。審計發現的主要問題:

      1.項目建設推進不理想。有25個重大項目存在應開工未開工和進度滯后等問題,涉及總投資1669.38億元。其中:應開工未開工項目9個,涉及投資額706.34億元;進度滯后項目16個,涉及投資額963.04億元。

      2.項目建設投資額申報不實。6個產業平臺項目在申報時未明確子項目和投資明細,涉及金額965.9億元。如湖州市吳興區長三角美妝產業基地預估總投資160億元,其中有18個項目尚在謀劃中。4個重大項目重復申報,虛增投資額292.35億元,如總投資128億元的浙江平湖中意直升機生產項目已包含在張江長三角科技城平湖園項目內,數據重復申報。

      3.項目建設內容與申報不符。3個地產項目包裝成重大科技創新類和重大產業類項目,涉及用地面積46.48公頃、投資86.72億元。

      (三)中國(浙江)自由貿易試驗區建設推進專項審計調查情況。2020年下半年對中國(浙江)自由貿易試驗區(舟山片區)審計調查結果表明,我省自貿試驗區舟山管委會認真落實國家戰略,在發揮改革開放試驗田、推動國家油氣領域體制改革等方面起到了積極作用。審計發現的主要問題:

      1.改革任務落地力度有待加大。對照我省實施方案中的油品儲存規模等18項指標,有鐵礦石堆存規模等5項指標未在規定時間內完成。

      2.重大項目推進有待加快。對照自由貿易試驗區產業發展規劃,有6個項目應開工而未開工,有2個項目應完工而未完工。

      (四)重大科技創新平臺相關政策落實專項審計調查情況。今年組織對省級和3個市、21個縣的審計調查結果表明,省科技廳將重大科技創新平臺建設作為落實人才強省、創新強省首位戰略的重要舉措,不斷完善政策體系和管理機制,切實加大支持力度,充分發揮平臺作用。審計發現的主要問題:

      1.產業創新服務綜合體的產業發展和創新體系建設等目標未達預期。抽查21家產業創新服務綜合體,其中建設期滿的6家共有預期目標354項,未完成123項;其余15家共有階段性目標764項,未完成276項,對產業發展支撐帶動作用有待加強。如南湖電子信息產業創新服務綜合體預期建設目標61項,實際僅完成30項。

      2.省級科技企業孵化器運營績效不高。抽查的10家孵化器,其中7家的“在孵企業”“畢業企業”質量數量未達標準;9家的服務收入未達標準。如杭州運河汽車互聯網產業園等6家孵化器2020年收入均為房租收入,沒有對在孵企業的服務收入,未達政策要求。

      3.財政獎補政策執行不到位。一是龍游縣等2個縣未將省級財政補助資金及時撥付到平臺,涉及金額180萬元。二是江山市等4個縣未按要求及時配套地方資金,涉及金額1130萬元。三是2個縣科創平臺獎補政策力度不足或兌現不到位。

      (五)鄉村振興相關政策和資金審計情況。今年組織對2個市和20個縣的審計結果表明,各地有效落實國家和我省鄉村振興戰略,大力推進高標準農田建設,積極推動鄉村產業發展,特色產業集聚優勢更加鮮明。審計發現的主要問題:

      1.高標準農田質量不達標。蘭溪市等5個縣高標準農田建設規劃不科學,有223.89公頃高標準農田存在占用公益林、位于生態保護紅線范圍內等問題。杭州市蕭山區等6個縣部分高標準農田建設項目未按設計施工、現場管理不嚴,存在偷工減料、工程質量不達標等問題。

      2.項目建設進度較慢。溫嶺市等10個縣有45個鄉村產業發展項目由于政策處理、土地指標困難等原因,存在未按計劃落地、未按進度施工等情況,有4792萬元財政資金閑置在當地財政部門或鄉鎮政府。

      3.項目運營績效不佳。3個縣有6個鄉村產業發展項目建成后由于后續管護不到位等原因未發揮預期效益。如紹興市上虞區丁宅鄉一民宿及配套工程總投資397萬元,預期2020年總產值400萬元,凈收益180萬元,但截至2021年3月仍處于空置狀態,未實現預期產值和收益。

      三、緊扣促進深化改革和風險防控審計情況

      (一)省級數字化改革推進專項審計調查情況。今年組織對7個承擔數字化改革重要任務的省級部門進行審計調查結果表明:在省數字化改革領導小組的堅強領導下,省級有關部門系統謀劃,推動“1+5+2”工作體系持續完善,改革工作開局良好,階段性成效明顯。但在數字化改革快速推進中遇到一些階段性問題和困難,主要體現在:

      一是先行先試應用平臺的質量有待提高,綜合應用門戶量化指標涉及的業務流和數據流未關聯。如截至2021年5月18日,3個綜合應用門戶有144個量化指標通過手工方式填報,影響指標值的準確性。二是應用平臺“多跨協同”存在堵點,需要在改革中迭代升級。三是一體化數據資源的供給不夠充分。29個非涉密政務信息系統的數據未編入目錄。

      (二)國企改革重點任務落實專項審計調查情況。今年組織對省國資委等64家省級、市級部門和省能源集團等73家企業的審計調查結果表明,各單位認真貫徹中央和我省深化國企改革決策部署,積極推動和參與國企改革重點任務落實,國企綜合實力和發展活力得到較好提升。審計發現的主要問題:

      1.國有資產統一監管進度有待加快。如紹興市要求在今年6月底前基本完成統一監管工作,但因相關部門和企業職責履行、協調配合不夠到位,至2021年6月底,統一監管完成率為55.2%。

      2.國有資本布局優化整合未如期實現。至2021年3月底,省級農口板塊涉及的5家主管部門下屬28家企業整合工作基本未啟動;省級旅游板塊涉及的4家主管部門下屬5項旅游類資產整合工作尚未全部完成;全省產權交易機構整合工作除紹興市外,其余市縣尚待推進。

      3.混合所有制改革有待加強。一是改革發展不夠均衡。省屬企業中有4家還未實現上市零的突破,省屬企業下屬上市企業中僅有2家實施了股權激勵。二是個別混改企業國有股東監管不到位。如浙江出版集團下屬控股混改企業存在參股自然人股東控制公司日常管理且違規經營同類業務等問題。

      (三)農信系統防范風險及貫徹落實“融資暢通工程”專項審計調查情況。2020年下半年組織對12家農村商業銀行(以下簡稱農商行)審計調查結果表明,“融資暢通工程”實施以來,農商行積極助力企業解決“融資難”問題,取得了較好成效。審計發現的主要問題:

      1.轉續貸政策落實不到位增加客戶負擔。5家農商行在自身可辦理“無還本續貸”業務情況下,仍與第三方機構合作開展轉貸業務,致使客戶承擔較高轉續貸成本。

      2.違規向客戶轉嫁保險費用。2家農商行違規向客戶搭售人身意外保險產品1.65萬筆,涉及金額543萬元。如龍游農商行在中國銀保監會等6部委2020年5月發文進一步規范后,仍向22戶小微企業借款人轉嫁意外保險費用。

      (四)國有金融投資控股企業運營和風險專項審計調查情況。今年組織對省金融控股公司和5個市級國有金融投資控股公司的審計調查結果表明,各級國有金融控股企業積極發揮政府投資基金引導作用,提高服務實體經濟能力。審計發現的主要問題:

      1.投資進度緩慢造成資金沉淀。14支省級和區域基金結存3年以上資金共89.98億元,如浙江省鄉村振興投資基金結存3年以上資金達15.81億元。

      2.區域基金管理不到位。一是12支區域基金中有10支在2020年底前已到期,但未按要求申請延期或辦理退出。二是浙江舟山轉型升級產業基金有限公司有4個直投項目名義為股權投資實際為資金借貸,涉及金額16.22億元。

      (五)省屬企業金融業務風險專項審計調查情況。2020年下半年對18家省屬企業的審計調查結果表明,主管部門和省屬企業金融業務風險的防范意識較強,省屬企業金融業務整體風險基本可控。審計發現的主要問題:

      1.持牌金融企業整體實力不夠強。3家省屬企業下屬9家持有金融牌照的企業中,有8家2019年度凈資產值或償付能力指標在行業內排名靠后,經營能力偏弱。

      2.金融業務風險管控不到位。7家省屬企業共有23筆36.19億元金融業務因未有效管控存在中高風險。

      3.重大金融業務損失問責啟動機制不健全。如省國貿集團一下屬企業2014年開展的2個商業保理項目存在2800萬元資金敞口,由于債務人無財產可執行等原因,資金收回困難,省國貿集團一直未啟動相關調查。

      四、緊扣推進共同富裕和生態文明建設審計情況

      (一)醫療保險基金審計情況。根據審計署統一部署,今年對省級、11個市和56個縣的審計結果表明,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視醫療保障工作,不斷深化醫保改革,完善醫保制度體系,逐年提高保障水平。審計發現的主要問題:

      1.地方財政保障未及時到位。浦江縣等3個縣因行政區劃調整等原因,有5697萬元城鄉居民基本醫療保險財政補助資金未及時撥付到位。

      2.醫保支付審核不嚴格。由于相關醫保經辦機構審核把關不嚴、信息共享不及時等原因,金華市等31個市縣向976名已死亡人員支付醫保待遇33萬元;嘉興市等31個市縣2020年違規向定點醫療機構支付限制用藥費用57萬元;溫州市等20個縣2018年至2020年對標注已聯網結算的異地就醫票據重復報銷63萬元。

      3.定點醫療機構和藥店違規收費。2018年至2020年,有3742家定點醫療機構和藥店以超限價收費、超頻次收費等方式違規收取醫療費用1767萬元,其中醫保基金支付1500萬元。

      (二)養老保險基金審計情況。根據審計署統一部署,對省級、11個市和56個縣的審計結果表明,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視養老保險工作,有序實施企業職工養老保險省級統籌,積極推進養老保險擴面提質,穩妥處置被征地農民參加養老保險工作。審計發現的主要問題:

      1.對困難群體保障不夠到位。因信息交換不暢等原因,杭州市等40個市縣有1.07萬名低保、低保邊緣、特困等困難群體人員未參保及繳費;嵊州市等37個市縣存在困難群體人員已參保但未獲財政補助情況。

      2.參保業務管理不夠嚴格。一是違規辦理一次性補繳手續。淳安縣等4個市縣2020年仍按當地政策為8034名繳費中斷等不符合條件人員,違規辦理一次性補繳養老保險手續。二是審核不到位導致重復參保。由于信息不共享等原因,參保審核存在漏洞,全省有4.7萬人在省內重復參加企業職工、城鄉居民等養老保險。

      3.保險基金未開展競爭性存放。桐鄉市等5個市縣養老保險基金、社保風險準備金等24.58億元以政府會議決策、政府與銀行合作協議等形式確定存放機構,未按規定實施公款競爭性存放。

      (三)殘疾人社會保障專項審計調查情況。2020年下半年組織對8個市和39個縣的審計調查結果表明,全省殘疾人民生保障、就業幫扶、精準康復、教育助學等各項工作穩步推進。審計發現的主要問題:

      1.殘疾人兩項補貼政策執行不精準。一是衢州市柯城區等30個市縣有5333人次應享受而未享受困難殘疾人生活補貼、重度殘疾人護理補貼。二是寧波市等35個市縣重復發放兩項補貼涉及950人、超范圍發放涉及737人,共計金額400萬元。

      2.殘疾人就業創業幫扶政策落實不到位。一是江山市等19個市縣的殘工委成員單位未按規定落實殘疾人安置任務。二是瑞安市等9個市縣未明確對超比例安置殘疾人企業的獎勵措施。

      (四)省級公立醫院藥品和醫療耗材采購管理及使用專項審計調查情況。2020年下半年組織對7家省級公立醫院審計調查結果表明,我省不斷完善藥品和醫療耗材采購政策,各醫院不斷改進管理,有效減輕患者負擔。審計發現的主要問題:

      1.醫療耗材和藥品采購不規范。浙江省人民醫院等2家醫院對22種應集中采購的醫療耗材自行網下采購,涉及金額170萬元;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一醫院等5家醫院耗材采購未按要求與供應商簽訂采購協議;浙江省中山醫院等3家醫院在中藥飲片采購招標文件中違規設定排斥條款,如要求投標人在省內年銷售額1億元以上。

      2.醫療耗材銷售不規范。一是浙江省腫瘤醫院等3家醫院2019年8月以后共有40項醫療耗材未按規定實行銷售零差價。二是5家醫院2018年至2020年6月違規多收取氧氣面罩、膠片等費用。

      3.集中采購管理不到位。浙江省藥械采購中心對納入集中采購目錄的大部分耗材在采購合同到期后長期未重新招標,影響產品種類和價格的更新。如鎮痛泵類醫療耗材招標合同已于2014年底到期,但至2020年11月底仍未重新招標。

      (五)保障性安居工程資金投入及使用績效審計情況。根據審計署統一部署,今年組織對1個市和36個縣的審計結果表明,保障性安居工程對改善人民群眾居住條件,促進社會和諧穩定起到了積極作用。審計發現的主要問題:

      1.安居工程資金違規使用或閑置。一是5個縣擴大范圍使用或挪用安居工程專項資金共計5721萬元。如義烏市將住房公積金增值收益計提的安居工程專項資金4182萬元違規用于人才購房補貼。二是文成縣等10個縣保障性安居工程資金共計7.48億元閑置超過1年。

      2.安居工程項目稅費應減免未減免。14個縣向安居工程項目收取應減免的稅費共計4035萬元。如:桐廬縣收取6個棚改項目應減免的城市基礎設施配套費及散裝水泥專項資金1718萬元;杭州市余杭區收取7個棚改項目應減免的人防易地建設費589萬元。

      3.違規分配公租房。31個縣向不符合條件人員配租公租房或發放租賃補貼待遇,涉及1158戶家庭、869套住房。

      (六)省直住房公積金管理使用專項審計調查情況。2020年下半年組織對杭州省直單位住房公積金管理中心審計調查結果表明,省直住房公積金總體運行平穩,服務質量及辦事效率有一定提升,為省直單位職工解決住房需求提供了支持。審計發現的主要問題:

      1.業務辦理及審核不規范。2017年至2019年,有4.17萬筆個人月繳存額低于或超過規定標準仍通過審核;有27筆提取公積金業務不符合提取條件,涉及金額418萬元。

      2.資金增值收益不明顯。2017年至2019年,公積金活期存款日均余額15.66億元,日最低余額6.26億元,未能在保證正常支付前提下進行公款競爭性存放,影響資金增值收益。

      (七)重大水利項目實施專項審計調查情況。2020年下半年組織對省級、11個市以及17個縣的審計調查結果表明,我省水利工作“最多跑一次”改革效果較好,重大水利項目有序推進發揮了穩定投資促進發展作用。審計發現的主要問題:

      1.項目建設滯后。一是4個市縣“十三五”水利發展規劃任務未完成。如寧波市規劃實施的96個項目中有11個項目未實施。二是水利項目建設推進滯后。如蒼南縣云遮水庫新建工程2019年完工驗收,比計劃滯后840天。三是投資到位率較低。如舟山群島新區定海強排工程至2020年4月底實際完成投資占應完成投資的57.27%。

      2.建設管理問題較突出。一是2個市縣有2個水利項目由于管理不到位造成人員傷亡等事故。二是2個水利項目因管理不到位存在較大工程質量隱患。如浙江省水利水電建設控股發展公司負責建設的浙東引水姚江上游西排工程有1座橋梁的橋墩傾斜率誤差超過設計標準11倍,另有2個橋墩傾斜率超過3倍。

      3.運維管理有待改進。杭州市臨安區3座已除險加固的山塘運維不到位,蓄水等功能已失效,無法正常運行。

      (八)生活垃圾治理專項審計調查情況。今年組織對4個市和12個縣的審計調查結果表明,各級政府及相關部門認真落實省委、省政府關于生活垃圾治理決策部署,初步建立了生活垃圾分類治理體系,取得了較好的成效。審計發現的主要問題:

      1.生活垃圾分類配套政策不完善。6個市縣未及時制定或修訂生活垃圾治理相關配套政策。如麗水市生活垃圾收費制度2002年制定后至今未修訂,未按新政策開展計量收費和差別化收費。

      2.垃圾分類重點環節管理不到位。磐安縣等14個市縣垃圾分類投放不夠精準,其中9個市縣易腐垃圾占比明顯偏低。溫州市龍灣區等10個市縣存在垃圾混裝混運、中轉站運維不規范等問題。桐廬縣等3個市縣存在垃圾終端處置能力不足、超負荷處置等問題。樂清市等9個市縣再生資源回收網絡建設滯后。

      3.生活垃圾治理資金管理不規范。5個市縣有1525萬元治理資金使用不符合要求,如溫嶺市將上級撥入用于垃圾治理設施建設的1000萬元專項資金用于預付垃圾處理費。溫州市鹿城區等3個市縣有4373萬元治理資金存在撥付不及時或閑置等問題。

      五、緊扣領導干部履職盡責審計情況

      (一)市縣黨政主要領導干部經濟責任審計情況。對湖州市和8個縣的18位黨政主要領導干部開展經濟責任審計結果表明,被審計領導干部認真貫徹落實中央和我省重大決策部署,堅持新發展理念,努力推動經濟社會高質量發展,持續保障和改善民生。審計發現應承擔經濟責任問題131個,主要問題:

      1.落實決策部署不夠到位。7個市縣在完成上級部署的重點目標任務、約束性考核指標等方面存在推進力度不夠、未全面完成目標等情況。如:湖州市生態文明先行示范區建設有2項重點建設任務、13個重點建設項目等難以如期完成;永康市2017年至2019年土地開發強度指標連續三年超省定約束性指標。

      2.推動經濟發展措施不夠有力。8個市縣在招引重大產業項目、推進重點項目建設等方面還存在措施不夠有力、效果不夠理想等問題,一定程度上影響了經濟高質量發展。如杭州市原江干區2017年至2019年共完成浙商資本回歸項目110個,有22個未實際落地或未實際經營,涉及省外應到位資金81.38億元。

      3.重大經濟事項決策管理不規范。8個市縣不同程度存在土地資源配置、政府投資項目招標等方面的違規決策或決策不當情況。如:桐鄉市地塊出讓起始價未經市政府土地出讓協調決策機構集體討論,而由主管部門辦公會議決定;景寧縣2017年至2019年實施的59個墾造耕地項目,經縣分管領導同意后,違規采用邀請招標方式招標;建德市申報為省市縣長項目的恒大溫泉養生浙西基地項目違規包含房地產建設內容。

      (二)行政事業單位和公檢法機關領導干部經濟責任審計情況。組織對9家黨政部門、6家高校、12家公檢法機關共計33名黨政主要領導開展經濟責任審計結果表明,被審計領導干部能圍繞黨委政府中心工作,服務經濟社會發展大局,有力推動本領域、本部門、本單位高質量發展。審計發現應承擔經濟責任問題186個,主要問題:

      1.重大經濟事項決策機制有待完善。4家黨政部門、6所高校、6家公檢法機關不同程度存在重大經濟事項集體決策機制不健全、執行不到位、決策不規范等問題。如舟山市中院未將預決算管理、公款競爭性存放等重大經濟事項納入黨組會決策范圍。

      2.經濟活動內部監管有待規范。9家黨政部門、6所高校、12家公檢法機關存在內控制度不健全、資產管理不規范、政府采購制度執行不到位等問題。

      3.對下屬單位監管有待加強。5家黨政部門、3所高校對下屬單位監管不力,下屬單位存在違規收費、違規支出等問題。如浙江工商大學對所屬企業監管不夠到位,下屬企業支付協作單位的“技術服務費”等7885萬元依據不足。

      (三)省屬國有企業領導人員經濟責任審計情況。對省交通集團等4家省屬企業7名領導人員開展經濟責任審計結果表明,被審計領導人員認真貫徹落實中央和我省重大決策部署,堅持新發展理念,努力推動企業做強做優做大。審計發現應承擔經濟責任問題26個,主要問題:

      1.落實改革發展任務不夠有力。3家企業落實部分改革發展任務與目標有一定差距。如省交通集團在吸收合并原省商業集團后,未及時對并入的寫字樓資產作出處置,造成國有資產空置,損失租金2200萬元。

      2.經營決策不審慎造成損失風險。2家企業在招引重大項目和對外股權投資中,決策不審慎,違規向投資項目提供借款或擔保,導致損失風險擴大。如省農發集團作為第一大股東在黑龍江發起成立子公司,2016年至2020年違規向后者提供借款或擔保5.25億元,因后者破產重整,集團損失風險遠大于出資額。

      3.招投標制度和工資福利政策執行不嚴格。一是3家企業存在招投標不規范問題,個別項目直接指定協作單位。二是3家企業違規在工資總額外發放福利和補貼1769萬元。

      (四)領導干部自然資源資產離任(任中)審計情況。對3個縣和省生態環境廳7名黨政主要領導干部開展自然資源資產離任(任中)審計結果表明,被審計領導干部認真貫徹落實中央和我省生態文明建設方針政策和決策部署,堅持走綠色發展之路,較好履行自然資源資產管理和生態環境保護的崗位責任。審計發現的主要問題:

      1.國土資源監管責任不到位。一是基本農田“非農化”現象較突出,涉及3個縣2784公頃。如景寧縣永久基本農田范圍內“非農化”面積達1002公頃。二是糧食生產功能區“非糧化”現象較嚴重,涉及3個縣4804公頃。如三門縣糧食生產功能區內有2205.81公頃為非耕地。三是建設用地批而未供、供而未用問題較普遍。3個縣有建設用地批而未供812公頃、供而未用131公頃。

      2.水資源管理政策落實不夠有力。一是未編制水資源相關專業規劃。2個縣未編制行政區域水資源綜合規劃、節約用水規劃。二是取水許可管理不到位。如建德市2017年至2019年有5家單位超許可取水量取水99.79萬立方米。三是對飲用水水源保護區監管不力。如三門縣省級飲用水水源地佃石水庫一級保護區內有16處房屋建筑區和農田,涉及面積39.85公頃。

      3.環境保護和治理力度待加強。一是水質自動監測推進力度不夠。115個省控斷面有70個未建立監測水質自動站,自動監測覆蓋率較低。二是生活垃圾填埋場監測不到位。2個縣的3個生活垃圾填埋場的地下水、甲烷監督性監測未達標準要求。

      六、緊扣清廉浙江建設加大對違紀違法行為查處力度情況

      全省審計機關扎實開展黨史學習教育,以守好“紅色根脈”的政治擔當,推動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工作,持續加大對違紀違法行為的查處力度。2020年6月至2021年5月,省級共移送違紀違法問題線索32件,其中移送紀委監委22件、司法機關4件、相關主管部門6件;共辦結歷年移送案件29件,處理處罰64人,其中追究刑事責任10人、黨紀政務處分26人、誡勉談話等20人、其他處理處罰8人;共追繳違法所得及罰金6485萬元。上述32件違紀違法問題線索主要特點是:

      (一)玩忽職守導致權力失控等風險不容忽視。此類問題線索有12件,其中:7件反映公職人員在工程招投標、財政獎補資金撥付、項目收購等過程中審核把關不嚴,失職瀆職造成國有資產損失;2件反映公職人員在物資采購、商業地產分割過程中違規決策造成國有資產損失;3件反映公職人員在資產評估、國有資產投資清理過程中濫用職權,造成國有資產損失。

      (二)弄虛作假造成國家利益損失風險依然存在。此類問題線索有8件,其中:5件反映私營企業、個人等通過虛構經濟業務、設立空殼公司、提供虛假資料等方式騙取財政獎勵資金、工程建設資金等問題;3件反映個人重復刷醫保卡、民營醫院未按規定提供診療服務騙取醫保基金等問題。

      (三)逾越底線引發個人廉政、單位財務等風險仍有發生。此類問題線索有12件,其中:4件反映公職人員違規兼職、經商辦企業等違反廉政紀律問題;3件反映單位內部管理混亂套取國有資金或個人長期公款私存、挪用公款等違反財經紀律問題;5件反映單位違規公務接待、違規發放獎金、圍標串標、超范圍開展金融業務等問題。

      以上審計查出的問題,對違反財政財務收支法律法規的,已依法下達審計決定,要求有關單位予以糾正;對重大違紀違法問題線索和應當追究責任的,已依紀依法移送有關部門查處;對管理不規范的,已建議有關部門建章立制,切實加強內部管理;對涉及政策、法規和制度方面問題,已建議有關部門結合相關改革統籌研究解決。

      七、緊扣黨建統領推動審計整改向縱深發展情況

      (一)唯實惟先狠抓審計整改。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視審計整改工作,將審計問題清單作為我省抓黨建、帶全局的重要抓手“七張問題清單”之一,要求各地各部門“一把手”親自抓、負總責。通過系統重塑、數字賦能、改革突破,壓茬推進問題整改。去年以來,省委書記袁家軍、省長鄭柵潔先后分別主持召開2次省委常委會會議、2次省政府常務會專題研究部署審計整改工作,并13次對審計整改落實提出要求、做出批示。省人大財經委與省審計廳聯合對去年審計工作報告未整改到位的71個問題開展實地督查。今年首次由省政府分管領導或設區市主要領導對4個審計整改不力問題的相關負責人進行了約談,整改工作的嚴肅性和推進力度明顯增強。省審計廳作為審計發現問題清單的牽頭部門,通過落實審計整改跟辦機制、組織多輪審計整改“回頭看”、定期向省委省政府報送審計問題及整改清單等方式,確保整改工作有序推進。

      (二)抓本治源落實長效機制。各地各部門堅持系統觀念、系統方法,按照省人大常委會審計“雙整改”要求,注重從體制機制層面堵漏洞、補短板、強弱項。如:針對財政資金績效管理不完善的問題,省財政廳強化頂層設計,制定出臺《浙江省預算績效管理成果應用辦法》《關于加強省對市縣轉移支付績效管理的指導意見》等文件,推動各市縣結合實際建立完善績效管理制度體系。針對我省揮發性有機物整治工作不夠深入等問題,省生態環境廳作為牽頭整改單位強化根源治理,出臺兩項相關制度,上收省級生態環境質量監測事權,規范省控城市環境空氣質量監測網設置,目前正在研究制定我省“十四五”揮發性有機物綜合治理方案等兩項關鍵性文件。針對連續9年開展的保障性安居工程資金投入和使用績效情況審計發現的問題,省建設廳在部署全省整改工作的同時,研究出臺了《關于全面推進城鎮住房保障“最多跑一次”改革的意見》等20多項文件政策,對該領域進行系統重塑和規范。

      下一步,省政府將認真落實省人大常委會審議意見,督促有關部門、單位和地方扎實推進問題整改,并按要求于11月底向省人大常委會專題報告審計整改情況。

      當前浙江經濟社會發展中還存在一些困難和問題,需要各級政府準確把握新發展階段,深入貫徹新發展理念,加快構建新發展格局,堅持系統觀念系統方法,以數字化改革牽引全面深化改革,努力實現更高質量、更有效率、更加公平、更可持續、更為安全的發展。

      一是進一步推進浙江經濟社會高質量發展。圍繞忠實踐行“八八戰略”,奮力打造“重要窗口”主題主線,進一步推進“十三項戰略抓手”落實落細;緊盯爭創社會主義現代化先行省目標任務,進一步實現數字賦能、產業體系等“十個先行”;貫徹落實高質量發展建設共同富裕示范區意見,進一步解決地區差距、城鄉差距、收入差距問題。做好集中財力辦大事文章,聚焦聚力打造高質量發展高品質生活先行區、城鄉區域協調發展引領區、收入分配制度改革試驗區、文明和諧美麗家園展示區,切實推進浙江經濟社會高質量發展。

      二是進一步完善財政管理機制。規范預算編制執行,建立健全全面規范透明的預算制度,提高預算編制和執行的科學化和精細化水平;強化預算績效管理,加快構建全方位、全過程、全覆蓋的預算績效管理體系,優化支出結構,提高支出效率、盤活存量資金;深化財政體制改革,推進省以下財政事權和支出責任劃分改革,完善共同財政事權轉移支付管理機制,促進優化資源配置,強化財政保障作用。

      三是進一步防范化解突出風險隱患。堅持底線思維,正確把握促發展和防風險的關系。加強地方政府債務風險防范,提高專項債券使用針對性和及時性,持續實施防范化解地方政府隱性債務風險專項行動;加強金融風險防范,提升地方金融機構內部風控能力,加大外部監管力度;加強社保基金風險防范,健全基金運行風險預警預測機制,加大多渠道籌措資金力度;加強生態及糧食安全風險防范,強化自然資源和環境保護檢查,落實最嚴格的耕地保護制度,堅決遏制耕地“非農化”和防止耕地“非糧化”。

      四是進一步提升審計整改實效。以整體智治為抓手,建立健全并有效落實審計查出問題整改長效機制。強化閉環管理,抓好審計查出問題確認及掛號、整改認定及銷號、督促檢查及追責等關鍵環節;強化結果運用,加大對審計發現共性問題的梳理分析,推動規范管理、完善制度,從源頭上治理屢審屢犯問題,促進“審計一點,規范一片”;強化協同聯動,加大審計與紀檢監察、人大、組織人事、司法、黨委和政府督查的協同力度,提升審計整改合力和實效。

       

      注:

      1.本報告涉及設區市統稱為市,縣(市、區)統稱為縣。

      2.有關名詞解釋:

      “兩直”資金:新增財政資金直達市縣基層、直接惠企利民。

      畢業企業:入駐科技企業孵化器并接受該孵化器提供的各項孵化服務后成長至畢業標準的科技型企業尤其是高新技術企業。

      來源:http://sjt.zj.gov.cn/art/2021/8/4/art_1229126943_4698075.html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宾馆约会中年女同事露脸啪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