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b id="8vwgb"><kbd id="8vwgb"></kbd></sub>
    <u id="8vwgb"><dl id="8vwgb"><dfn id="8vwgb"></dfn></dl></u><mark id="8vwgb"><noframes id="8vwgb"><b id="8vwgb"></b></noframes></mark>
    <b id="8vwgb"><address id="8vwgb"></address></b>

      <rp id="8vwgb"><legend id="8vwgb"><tt id="8vwgb"></tt></legend></rp>
    1. <sub id="8vwgb"><dl id="8vwgb"><dfn id="8vwgb"></dfn></dl></sub>
      <source id="8vwgb"><noframes id="8vwgb"></noframes></source>

    2.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政務公開  > 審計公告  > 審計案例
      揭開國企巨額國有資產流失的內幕——W市原某省屬國有企業審計紀實
      時間:2020-08-03 10:54:18 來源:市審計局 瀏覽次數: 字號:[ ]

       

      項目背景

      某公司及其關聯單位前身系中央某信托公司及其下屬子公司,由馮某某擔任法定代表人及總經理,該信托公司于1997年被依法關閉并劃轉至省國資委。直至2012年11月相關企業被劃轉至W市人民政府并由W市某集團公司予以接收。根據2012年底市委市政府的專題會議紀要精神,W市審計局于2013年2月份派出審計組對某公司及其關聯單位進行資產核實審計,審計后由W市某集團公司予以接收。審計發現某公司及其關聯單位,相關人員存在多項違法違規事實,如涉嫌對外簽訂虛假合同、內部低價承包投資項目、長期侵占國企資金、挪用公款等,并移送至相關部門。經有關部門及時介入挽回了部分損失,W市人民檢察院對相關人員進行立案調查,并由此牽涉出2個案件,涉案人員共計16人,涉案金額超4000萬元。

       

      審前調查  鎖住重點

      從對接收單位的審前調查以及中介審計報告了解到, 某公司在2011年12月份有一筆5億元的巨額投資引起了接收單位的關注,并已支付了3000萬元作為首付投資款,其次某公司關聯單位C公司在北京、江蘇等地有多個投資項目,部分投資項目有馮某某的親屬參與。為此,經審計組討論,將某公司及其關聯單位的對外投資項目作為本次審計的重點。

       

      初看財務  疑團重重

      經了解,國家審計機關多年來一直未對某公司進行審計,某公司將對外投資職能主要委托給C公司,于是審計組對1997年以后C公司的投資行為進行詳細審查,發現C公司在2000年以后分別在江蘇省淮安市有三個房產投資項目,在北京市有一個投資項目;其次,某公司及其關聯單位財務管理混亂,賬務處理隨意,如將其投資收益均通過往來賬戶核算,賬面無法一眼看出各項投資的真實收益及分紅情況;某公司及其關聯單位相當一部分員工為總經理馮某某的親屬,關聯企業間資金往來錯綜復雜,給審計工作帶來了不少困難。經初步梳理,發現某公司及其關聯單位的投資行為存在以下幾個方面的疑點:

      投資項目疑點一:

      審計人員進點后,按往常慣例粗略的翻看了某公司的財務報表,發現截至2011年底資產金額1.09億元,而審前調查發現,2011年12月某公司對外簽訂的股權收購合同價款為5億元人民幣。如此懸殊的兩個數字,審計人員頓生疑云,某公司這么大手筆的投資支出靠什么來支付?合同價款是否公允?合同雙方是否為關聯方關系?一系列的疑問在審計人員的腦海中浮現。

      投資項目疑點二:

      順著審前調查掌握的資料,審計人員將歷年的對外投資項目進行審核,仔細查看了“長期股權投資”科目賬冊資料,發現C公司在江蘇省淮安市有三個房產投資項目,其中一地塊,C公司于2000年以325萬元購得,而在2011年從馮乙處收取325萬元并退出該項投資。11年間,C公司不考慮土地增值因素以原始價退出投資的做法,令審計人員深度懷疑國有資產遭受巨額流失,馮乙與中辰公司之間到底存在什么樣的關系?

      投資項目疑點三:

      江蘇省淮安市的另一個值得懷疑的投資項目即2000年C公司出資465萬元建設五金城瑞祥花苑小區,以某公司關聯單位C房企名義開發建設,審計發現該項目賬冊出現“其他應付款-二期貸款”科目,反映C房企在2002年陸續從二期項目購房戶處收取銀行按揭款,并在支付了部分稅款后向五位自然人支出168萬元,五人均向C房企開具了收條,簽署內容為“收回五金市場二期投資款”。這五人并非五金城瑞祥花苑投資項目出資方,這個異常做法引起了審計人員的高度警覺,帶著疑問,審計人員認為必須要把這“二期項目”的情況摸清楚。

      投資項目疑點四:

      C公司于2000年出資300萬元與他人共同投資北京某眼鏡城項目,占8%股份,2009年C公司以640萬元轉讓該股權份額,按協議約定,該股款由中間人律師蔡某和C公司員工馮丙共同設置銀行聯名卡并按約定時間匯入公司賬戶中,審計發現,律師蔡某按約定如數將股款匯入公司賬戶,而馮丙將其中20萬元股款直至2012年12月才匯入公司賬戶,股權轉讓時間和收取股款時間竟相隔數年,審計人員高度懷疑該筆資金已構成挪用。

       

      深查細挖  層層突破

      疑點不代表證據,為了取得證據上的進一步突破,審計組將發現的問題及時向局領導進行匯報,局領導高度重視,并指示將疑點查透查深,需要赴異地審計的將不遺余力的支持,這為審計組的下一步工作提供了強有力的支持。針對個個疑點,審計組層層突破,步步核實。通過約談、觀察、了解、賬務分析,某公司及其關聯單位相關人員侵吞國有資產的事實開始浮出水面。

      投資項目始末一:某公司法定代表人馮某某涉嫌對外簽訂虛假合同,致3000萬元國有資產流失風險。

      C公司財務資料顯示,2012年10月C公司代某公司向北京某公司的支付股款3000萬元,支付憑證由馮某某簽署,用款事由寫明“代付某公司股權收購款”。為了弄清來龍去脈,審計人員在檔案室中調取的材料中發現一份股權收購合同書,合同內容為:某公司從北京某公司處購買其持有的營口某開發投資公司50%的股權,合同收購價款5億元,一年內付清,違約方需繳納收購價款50%的違約金即2.5億元,合同的簽署時間為2011年12月,簽署人為馮某某。如此大手筆的投資支出,審計過程中未見主管部門的審批資料,也未見集體決策資料,企業班子成員中除了馮某某,其他人對此一概不知;其次某公司及其關聯單位的財務情況顯示其根本無以支撐5億元資金的償付能力。審計組及時將發現的第一手資料上報局領導,經集體討論移送至市檢察院查處。在配合檢察院辦案的過程中,審計人員取得進一步的資料更加印證了該合同的可疑性,市檢察院從合同甲方北京某公司處取得了該公司設立營口某投資開發公司的原始投資協議書。審計人員取得該協議書后,仔細研讀比對,發現北京某公司實際出資的公司名稱為“營口某投資開發公司”,并非馮某某所簽合同中的“營口某開發投資公司”,為了謹慎起見,審計人員在遼寧省工商局網站上查詢上述兩個公司的信息資料,結果是馮某某所簽合同中的“營口某開發投資公司”并不存在,而“營口某開發投資公司”卻真實存在。一個為“投資開發公司”,一個為“開發投資公司”,難道是筆誤?還是故意為之?審計人員決定從兩份資料中繼續尋找蛛絲馬跡,果不其然,兩份資料對收購標的物出資方的描述也出現了差異,馮某某所簽合同中故意將收購標的物的其中一家出資方“營口經濟技術開發區”改為“營口經濟技術開發區海洋漁業產業化園區開發有限公司”,至此,審計人員基本能斷定該合同書屬于偽造。在接下來與檢察院同志的配合、接觸中逐步了解到,據馮某某本人交待,自己在某公司任職十多年,辛辛苦苦也為企業立下功勞,現在拱手相讓他人實心有不甘,加上有個欠下巨額賭債的兒子,為救子心切,經人介紹找到合同甲方簽下虛假合同;其次合同簽署時間“2011年12月”也系偽造,真正擬定合同時間為被告知即將被市某集團公司合并后的一段時間里。至此,真相大白。經過市檢察院的全力追查,支付的3000萬元股款中已有2000萬元被追回。

      投資項目始末二:房產投資項目未公開招標,低價內部承包造成巨額損失。

      2000年,C公司與胡某各出資325萬元投資江蘇省淮安市工具廠地塊項目,各持50%份額。2008年4月,C公司將該地塊的房產開發項目進行內部承包,與馮乙(馮某某的小兒子,某公司員工)簽訂一份3年期的承包協議,期滿收回原始投資額325萬元及三年固定分紅117萬元。鑒于馮乙身份的特殊性,審計人員覺得其中必有貓膩,決定從兩個方面展開審計:一是承包過程是否公開,二是承包價格是否公允。如果承包過程公開透明,即使身份特殊也無可厚非,但是隨后從企業檔案室了解到,并沒有相關的公開招投標的資料,審計人員再從周邊的員工了解當時是否將承包情況進行內部公示,大部分的員工的回答是“好像沒有”或者“不記得有這回事”等答案,至此,基本可以斷定該項承包是沒有經過公開程序展開的。其次,2011年馮乙向中辰公司退回325萬元投資款,該價款為C公司2000年的購地成本,價格顯然是不公允的。審計組及時將情況向紀檢部門反映,在配合紀檢部門辦案的過程中,進一步取得了一些賬冊外的佐證材料,該項目的另一股東胡某于2007年6月將其所持份額以650萬元轉讓給王某,收益為325萬元;而相比之下2008年4月中辰公司將其所持份額進行員工內部承包時,325萬元的原始價格是明顯不公允的。基于以上兩點,審計人員經過估算,在綜合考慮資金利息及固定分紅等因素后,以上內部承包至少造成國有資產流失266.82萬元。

      投資項目始末三:個人長期侵占國有資產26萬元。

      C房企主要負責開發C公司在淮安的房產投資項目五金城瑞祥花苑小區的建設,在對C房企的審計過程中,發現“其他應付款—二期貸款”科目異常可疑,該科目反映的是二期項目與C房企之間資金往來,收入為購房者匯入的銀行按揭款,支出為繳納稅款和向五位自然人投資分紅,留存資金12萬元。審計發現這五位自然人中有部分人員名字和職工名冊上一致,且有馮某某的親屬,于是馬上找到其中兩位分別進行獨立約談、記錄并簽名,結果反映情況基本一致。原來二期項目是由包括部分員工在內的個人出資的投資項目,由于沒有建設資質,掛靠在C房企名下,其財務資料、稅款繳納和C房企分開核算。但是,一部分銀行按揭款必須得走C房企過,這就存在了與二期項目之間的資金往來,審計人員覺得這樣的解釋也有道理,但是畢竟二期項目屬個人投資,且財務資料是游離于公司之外的,是否存在二期項目侵占國企資金的情況呢?于是,審計人員赴淮安市當地取證,發現五金城瑞祥花苑共有12幢樓組成,1-11幢樓(一期項目)由中辰公司出資建設并單獨核算,第12幢樓(二期項目)由個人出資建設并單獨核算。二期項目并沒有會計,只做流水賬,沒有賬冊,只有原始單據,通過多方打聽找到了二期項目財務資料的保管者。在隨后逐筆翻閱原始單據時,意外發現一筆向淮安市人防辦支付26萬元人防費,后又由淮安市人防辦退回的兩張單據,金額一致。于是審計人員在回W市后再次詢問二期項目當時投資人,對方在鐵的證據面前也承認,當時一期、二期項目共用人防地下室,先由C房企出資建成并交付給淮安市人防辦,二期項目按規定應分擔26萬元,在交付該筆人防費后,人防辦認為一期項目已支付,無需再繳納,而二期項目投資人也一直未向C房企支付該筆款項。審計組將情況向局領導進行匯報,鑒于二期項目在一期項目中還留存部分資金,經集體討論最后決定對該筆資金下達審計決定書要求市某集團公司作為接收單位與二期項目投資人進行結算并負責向其收回余款。

      投資項目始末四:公司員工長期挪用公司資金20萬元。

      2009年C公司對北京某眼鏡城投資項目進行轉讓,按約定中介人馮丙應將20萬元股款如數按時匯入公司賬戶,但審計發現該筆資金直至2012年12月才匯入。審計人員隨后從銀行調取了馮丙的相關賬戶發現,2010年馮丙將其中20萬元轉入其個人農行賬戶用于消費、現金支取等用途。至此,馮丙挪用公款20萬元時間長達兩年多的事實已證據充足,事實清楚。

       

      思考與啟示

      縱觀整個案件過程,審計人員發現馮某某等人犯罪手段并不高明,但卻屢屢得逞,其背后的主要根源在于長期失管導致內控制度缺失、權力失去制約。某公司在被依法關閉后,省政府曾指定成立專門機構處理其關閉善后工作,并于2002年確定某省屬企業作為名義上的監管單位處理其剩余少量資產與債權工作,但并無進行實質上的管理工作。審計過程中發現某公司及其關聯單位居然拿不出一項制度,人權、物權、財權制度無一具備;企業領導的權力長期沒有得到有效監督,一人說了算,把國企資產當私人財產進行支配,為自己“牟利創收”,最終走上犯罪之路。

      對于本次審計,有以下幾點啟示:

      一、加強協同聯動,提高審計成效。本次審計之所以能迅速控制相關人員,挽回部分國有資產損失,與檢察機關、紀檢監察機關的密切配合不無關系。對違法違規事實邊審邊移送,積極配合相關部門發現問題、分析案情,相互提供材料,發揮各自職能優勢,變單兵作戰為集團聯合作戰,提高了辦案成效和質量。

      二、完善內審機制,增強紀律觀念。企業內控制度缺失、內部審計監督機制的欠缺是造成權力失去監督的主要誘因,將被審計對象的內部審計工作納入審計監督評價范圍之內。尤其對于多年沒有開展過國家審計、領導財經紀律觀念淡薄的單位應作為審計監督檢查的重點對象。

      三、強化方法運用,掌握細節線索。綜合運用分析性復核、內查外調、實地查看、觀察詢問等傳統審計方法,借力計算機技術,利用對比、分析、查驗、核對等手段進行多方位查證。著重關注資金去向,尤其當會計核算混亂、憑證資料不齊時,從銀行單據和對賬單入手,掌握每筆可疑資金的來龍去脈,必要時延伸審計調查,發現經濟犯罪線索。

       

      溫州市審計局  張曉清  黃  碧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宾馆约会中年女同事露脸啪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