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b id="8vwgb"><kbd id="8vwgb"></kbd></sub>
    <u id="8vwgb"><dl id="8vwgb"><dfn id="8vwgb"></dfn></dl></u><mark id="8vwgb"><noframes id="8vwgb"><b id="8vwgb"></b></noframes></mark>
    <b id="8vwgb"><address id="8vwgb"></address></b>

      <rp id="8vwgb"><legend id="8vwgb"><tt id="8vwgb"></tt></legend></rp>
    1. <sub id="8vwgb"><dl id="8vwgb"><dfn id="8vwgb"></dfn></dl></sub>
      <source id="8vwgb"><noframes id="8vwgb"></noframes></source>

    2.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政務公開  > 審計公告  > 審計案例
      拆遷安置之貪腐官員落馬記——Y市保障房審計查處案件線索紀實
      時間:2020-08-03 10:50:40 來源:市審計局 瀏覽次數: 字號:[ ]


      2018年7月23日,Y市人民法院的法庭上,法官錘下法槌,莊嚴宣判:Y市水利局黨組成員、Y市城市防洪中運河整治工程指揮部(以下簡稱“中運河指揮部”)常務副指揮張某才犯貪污罪、受賄罪和濫用職權罪,數罪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七年六個月,并處罰金30萬元;判處金某新、張某蕊犯貪污罪,執行有期徒刑二年,并處罰金10萬元。此案件的查處,得力于溫州市審計局在對Y市2016年保障性安居工程跟蹤審計后與Y市監察委的通力合作。

      一、選準項目,明確思路

      2016年12月初,南方的天氣開始微微泛冷,又到了一年一度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審計時間。這次審計,溫州市審計局采用了“上審下”的方式,對Y市2016年保障性安居工程跟蹤審計。溫州市審計局派出了一共6人精干審計組,人數雖不多,但涵蓋了計算機、工程和財務專業的人員。審計組進駐Y市住建局,與住房保障科做好了工作對接。保障性安居工程審計涉及的方面很多,包括資金籌集使用、征地拆遷、工程招投標、工程建設和住房分配等環節。審計組長說:“我們首先要做的工作是如何從眾多保障房項目中精準選出幾個我們要重點審計的對象,好好摸清情況,認真分析一下。”

      審計組對Y當地保障房建設情況還不是十分熟悉,手頭拿到的一份保障性安居工程建設項目清單表,足足有20多個項目,分成了三類:新開工的項目、續建的項目和當年完工(竣工)的項目。這么多的工程項目,不可能撒網式審計,從哪幾個項目入手呢?審計組認為還是先摸清工程項目招投標基本情況,審計組一行先前往Y市公共資源交易中心,采集所列所有工程項目的招投標基本情況數據。

      審計組根據采集的招投標資料,整理成一張規范的清單表格,具體是:項目名稱、開標時間、建設單位、中標金額和所有投標施工企業名稱(包括中標施工企業)。審計組突然注意到中運河指揮部負責建設的安置房工程(也稱“運河花園”項目)中標價14816.26萬元,但僅僅只有3家施工企業前來投標。“現在建筑市場競爭這么激烈,這么少單位參與投標也太不正常了。”

      審計組決定,一定要好好研究一下這個工程項目,而且要從拆遷安置開始審查,一直到安置房工程項目建設的各個環節。審計組馬上與中運河指揮部取得了聯系,列了一份資料需求清單,要求提供拆遷檔案資料、安置房工程建設資料。在等待資料的時間里,為了熟悉Y市當地的拆遷安置政策,審計組搜集到了Y市城中村改造、一般村改造、農房改造集聚建設、城市建設房屋征收補償辦法等拆遷政策文件,仔細研究和熟悉當地拆遷補償政策。

      二、巧用技術,疑點初現

      在拿到“運河花園”安置房工程資料時,審計組發現偌大的一個工程項目竟然是采用了邀請招標的方式。再查看工程資金來源時,發現整個工程使用了財政300萬元啟動資金和國有企業5000萬元銀行貸款,以及拆遷戶陸續繳納的建房款。依據《招標投標法》的有關規定,一個關系群眾切身利益的公共投資大項目,而且使用了大量國有資金,理應采用公開招投標方式。在已裝訂的工程資料檔案里,審計組無意間發現了蛛絲馬跡——幾張夾雜其間、手寫的會議記錄復印件。2014年5月的2次會議記錄顯示,該指揮部早就已與“浙江DC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就工程合同具體事宜進行協商、談判;2014年8月,該項目施工經評標果然由“浙江DC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中標。“這不是事先就商量好給這家企業中標嗎?這不就是一個虛假的招投標嗎?”這讓審計組更加確信,這個安置房工程貓膩不會少。

      審計組同時對這個項目的拆遷安置檔案展開審查。審計組將中運河整治工程CAD版本拆遷總平面圖,與拆遷檔案逐一對照審查,鎖定16份可疑拆遷檔案,確定每個拆遷戶房屋建筑、道坦等所在具體位置。審計發現中運河指揮部將該16戶房屋宗地周邊道路、自留地等納入拆遷補償。這些問題反映了該指揮部在拆遷補償過程中,存在突破拆遷安置政策的現象。

      為了更形象、更直觀地將被拆遷房屋反映在“地圖”上,一方面審計組利用電子版測繪形成的拆遷總平面圖紙(CAD軟件圖紙)與拆遷檔案對照檢查;另一方面,審計組還在電腦里安裝了谷歌地圖軟件。由于房屋征收和拆遷協議簽訂時間大多在2014年、2015年前后,審計時間已是2016年底和2017年初,拆遷現場可能已發生較大變化。審計組利用谷歌歷史地圖功能,可以定位每個拆遷建筑物的具體位置,“回到過去”查看各個歷史時間拆遷對象樣貌。“怎么只有土地,沒有房屋也可以算作拆遷?”這個突然的發現,立即引起審計組的警覺。

      [拆遷戶1:張某蕊]張某蕊于2015年3月與中運河指揮部簽訂拆遷補償協議,征用其在中運河工程紅線范圍內的耕地727.30平方米,補償安置面積740.80平方米。

      [拆遷戶2:張某康]張某康于2003年被原104國道指揮部征用了倉庫和道坦,當時未予以安置補償,此后被置換在中運河征地紅線內402.32的村集體土地上,并要求予以解決補償安置問題。2015年中運河指揮部將該“自留地”按房屋拆遷政策給予安置補償,共獲得安置補償面積757.52平方米。

      經過梳理,審計組得出3方面疑點:

      [疑點1]審計發現的上述2戶拆遷戶涉及的地塊僅有純粹的土地,沒有任何建筑物而按“拆遷”政策補償,不是應該按“征地”政策執行嗎?顯然,在當地按“拆遷”政策執行比按“征地”政策執行,對于拆遷戶來說劃算得多。

      [疑點2]張某康十幾年前(2003年)的402.32平方米土地幾經置換,鬼使神差的被“置換”進入中運河工程拆遷紅線范圍內,顯然是沖著被“拆遷”來的,而且按當地拆遷政策,以土地1:1置換安置房,也不可能是757.52平方米這么大的安置面積,怎么計算出來的呢?

      [疑點3]這2戶拆遷戶,得到的拆遷補償顯然嚴重突破了拆遷政策,那么中運河指揮部是誰作的決策?是否有經過集體研究決策?

      三、深入調查,敲定證據

      帶著待求證的疑問,審計組聯系了中運河指揮部的聯絡人葉某,他主要負責辦公室方面的工作。中運河指揮部實際負責拆遷安置和工程建設的領導是常務副指揮張某才,他還兼任Y市水利局黨組成員。我們審計組連著問了葉某好幾個問題:

      1.為什么當時給土地上沒有任何建筑物的這2戶拆遷戶按拆遷政策走?

      2.張某康的402.32平方米土地是怎么置換進入中運河工程拆遷紅線范圍內的?

      3.有沒有向104國道指揮部求證過張某康提供的這份泛黃的老協議的真實性?

      4.為什么402.32平方米的土地最終獲得的安置面積高達757.52平方米?

      5.這2戶拆遷戶的安置政策是否有集體研究的過程和記錄?

      葉某忙搖頭表示無法回答,具體拆遷安置補償的事情還得回去問問張指揮。

      這2戶拆遷戶所在的村叫N村。審計組不等中運河指揮部的答復,馬上針對2戶純粹“自留地”拆遷戶問題,走訪了N村兩委,了解村民“自留地”政策歷史沿革,并向一些村民和村干部調查了解張某康被原104國道指揮部征用了的倉庫和道坦是如何從2003年到2015年經2次置換后進入拆遷紅線之內的,這個過程蹊蹺又可疑。

      從N村一回來,審計組接到了中運河指揮部辦公室葉某的電話,另外一頭說話的不是葉某,正是中運河指揮部常務副指揮張某才。張指揮說話不緊不慢:“我們一個老同志現在退休了,他原來負責具體的拆遷業務工作,我讓人把他找來,下午給你們審計組解釋。”

      下午,張指揮、葉某,還有一個老同志如約而至。張指揮與審計組客氣寒暄,向我們審計組吐苦水,說拆遷工作難度如何大,自己費了多少精力做好群眾工作,最后如何推進中運河工程順利施工,至于偶有突破拆遷政策的事實他也是承認的,但這都是出于公心,沒有半點私心,也希望審計組予以充分理解。他向審計組介紹說:“這位就是我們已退休的老同志,他原來負責拆遷工作,檔案里的事情,他最清楚。”審計組把2份檔案抽出來,給這位老同志看,他似乎有點拘束,看了看檔案材料,要努力回憶點什么,其他問題他都答不上來,他僅僅對為什么張某康402.32平方米的土地最終獲得的安置面積高達757.52平方米,給出了他自己的一個解釋:在402.32平方米土地面積基礎上,額外給計算“三基”(廁所基、豬欄基和稻草基)的面積。審計組問:“這所謂‘三基’真實存在嗎?有經過確權的手續或證明資料嗎?如果不存在,怎么可以計算給他呢?”這位老同志對此無從辯解,或許他應該知道實情,不便開口罷了。

      審計組最終形成審計取證單,將突破拆遷安置政策給予2個拆遷戶補償的事實客觀描述下來。張指揮內心其實惴惴不安,表面卻一副坦蕩的樣子,干脆利落地在審計取證單上簽下了“情況屬實”四字。

      審計組撤點后,中運河指揮部還寄來一份說明材料:張某康402.32平方米的土地之外,其實另有村里的“自留地”303平方米一同納入拆遷,所謂額外計算“三基”面積的說法并不準確。在審計組看來,雖然換了一套說辭,但依然漏洞百出:一是中運河紅線外根本沒有被“拆遷”到的“自留地”怎么可以“夾帶”納入拆遷?二是這所謂的“自留地”具體方位無從考證。

      四、移送監察,水落石出

      審計后,審計組將中運河指揮部工程招投標問題和拆遷安置問題線索的審計證據材料移送給Y市監察委查處,并多次就相關證據材料進行溝通、銜接。Y市監察委的辦案同志經與審計組多次對接,揭穿了張某才為了掩蓋事實,針對審計組指出其違規拆遷安置沒有經過集體研究決策的問題,指示他人篡改會議記錄,偽造2戶土地拆遷安置均已經過集體商量討論的會議記錄,以及在張某康的拆遷安置檔案中偽造借地協議的事實。

      經過Y市監察委的深入調查,審計查出的案件線索終于真相大白:2006年,張某才被任命為中運河指揮部常務副指揮,全面負責中運河的疏浚、土方開挖、河岸駁坎、沿岸房屋拆遷安置相關工作等。近年來,Y市城市建設突飛猛進,房價水漲船高,拆遷安置房指標價格被炒到了高價。作為常務副指揮的張某才掌管著拆遷安置“大權”,手中有很大的自由裁量權。

      [利用職務之便三人瓜分286萬元]N村村民陳某葉的土地因中運河駁坎施工而受到損害,她以此為由多次到中運河指揮部要求按照拆遷安置標準賠償,但因不符條件,拆賠無望。后陳某葉放棄賠償訴求,請張某才幫忙轉讓土地。面對這塊不符合拆遷安置條件的土地,張某才動了貪念:也許可以從這里撈點好處。2015年初,張某才與朋友金某新、張某蕊合謀后,約定以張某蕊的名義以87.3萬元價格購買陳某葉的這塊土地。張某才利用手中的權力私自代表中運河指揮部與張某蕊簽訂拆遷安置協議,并虛構增加獲賠面積,最終張某蕊獲得運河花園740.8平方米拆遷安置面積賠償并以286萬元出售。為了不留下“痕跡”,張某才讓張某蕊將指標出售所得款以現金形式交給他,獲利68萬余元。

      [濫用職權,上演虛增拆賠“荒誕劇”]張某才濫用職權優親厚友,致使國家財產造成損失。他僅憑一張104國道指揮部出具的泛黃的老協議,就將在中運河拆遷、征地范圍之外的本不該賠償的倉庫、道坦予以拆遷安置,并虛增拆賠面積,使張某康等人違規獲得757.52平方米的安置面積,價值277.1萬元。此外,張某才把關審核不嚴,對翁某華、潘某建、王某輝等人不符合條件的土地也予以拆遷安置,面積達501.22平方米,價值189.58萬元。

      [一錯再錯,肆無忌憚進行權錢交易]2014年至2017年期間,張某才在擔任中運河指揮部常務副指揮期間,利用負責“運河花園”安置房建設項目審批、工程招投標、項目貸款、工程建設監督管理、竣工驗收、資金收取等工作的便利,與承建商相互勾結,多次進行權錢交易,逐漸建立了“互利共惠”的政商關系,為承包商提供便利,索取或非法收受財物共計18.42萬元。

      真可謂:法網恢恢,疏而不漏。一個在同事眼中“能力比較強,做事比較踏實”的干部,卻在拆遷安置中動了貪念,被法院最終判決犯有貪污、受賄和濫用職權罪,終于落下馬來!

      五、案例啟示

      通過此次審計,有以下幾點體會:

      一是審計要善于抓住蛛絲馬跡。有問題就會有表象,即便是蛛絲馬跡。因此,審計要細心研究、深入分析,從數據趨勢中、從細微的材料中挖掘出疑點線索,說不定這就是一個大問題暴露出來的“冰山一角”。

      二是審計要巧于運用先進技術。“時光不會倒流”,但這次審計中成功運用了“谷歌地圖”的時間軸功能,穿越到從前,抓住了一個把土地“拆遷”了的典型案例。因此,有時候一個小小的先進技術卻會派上大用場。

      三是審計要常與監察聯動配合。審計的方法和手段畢竟有限,有時候單靠審計單打獨斗不能解決所有問題。所以,審計也要與紀委、監察部門多溝通、多互動,共同在查處貪污腐敗案件中發揮職責內的作用。

       

      溫州市審計局  朱錫年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宾馆约会中年女同事露脸啪啪